日本重启商业捕鲸的内部困局:传统背后的就业率考量

  “我曾经吃过一次(鲸肉),很不好吃,(以后)绝对不会再吃了。”12月26日,在日本政府正式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后,常住东京的影井先生接受澎湃新闻()采访时说道。

  影井表示,大部分日本人并不吃鲸肉,对捕鲸也不特别关心,“但是,政府的态度似乎很顽固。”影井说,“我个人不太了解其中原因,可能是日本捕鲸协会跟政府有很特别的关系吧。”

  对此,日本水产厅资源管理部国际课捕鲸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说,日本捕鲸“一是为科学调查目的,二是带有商业性质,以鲸肉作为食物在国内消费为目的”。

  12月26日上午,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正式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,并将于2019年7月重新开启商业捕鲸。

  这将是日本时隔三十年重新开启商业捕鲸。

  日本吃鲸的“食文化”

  日本水产厅捕鲸室工作人员通过电话说,除了科学调查目的外,鲸肉可作为食物,或制成油,具有商业性消费用途。“捕到的鲸鱼只会在日本国内进行消费,不会出口。”他说。

  据悉,鲸鱼的骨、皮、肉、须、油等都可以作为重要食品和化工原料被综合利用。

  据日本捕鲸协会官方网站资料显示,早在4000多年前绳文时代中后期,在日本九州地区就发现了大量制作台中使用了鲸的脊椎。公元12世纪左右,日本的捕鲸技术取得进步和普及,日本渔民发展出了特有的捕鲸技巧。江户时代,日本出现了最初的专业捕鲸组织“鲸组”,到了1675年,日本开发了“网取式捕鲸”,到明治时代,日本引入西式捕鲸技术,使远洋捕鲸成为可能。上述资料现实,日本还逐渐衍生出了与鲸相关的传统舞蹈歌曲。

  对此,曾多次参加拦截捕鲸船行动的“绿色和平”组织成员、海洋学家蒂洛·马克(Thilo Maack )向澎湃新闻表示,“古代日本人吃鲸鱼的所谓‘传统’仅停留在极少数的上层阶级,并未普及到民众中,因而吃鲸鱼谈不上是一种饮食传统。大规模的鲸鱼捕捞和食用是近几十年才开始的。日本政府以‘传统’作为商业捕鲸的挡箭牌是站不住脚的。”

  澎湃新闻了解到,二战后的一段时期内,由于食物匮乏,鲸还被作为解救战后贫困的一种手段,为当时的日本社会提供了宝贵的蛋白质资源,成为日本饮食中密不可分的元素。

  日本捕鲸协会数据显示,1947年,鲸肉人均供应量占当时全国肉食总供应量的47%。到1962年,鲸肉消费量达到顶峰为23万吨。

  然而,在当下的日本,吃鲸肉这一所谓“传统”似乎不再流行。

  除了影井,同样生活在东京的居民高木先生也告诉澎湃新闻,他和身边的朋友平时并不吃鲸肉。

  高木认为,一些日本人支持政府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的原因,更多是出于对所谓日本传统吃鲸肉的“食文化”的尊重,但与此同时,也有一些人很理性地反对退出该委员会,这已成为日本社会稍具敏感的话题。

  除了“食文化”,禁止捕鲸导致的失业问题,也成为日本政府颇为头疼的议题。

  在人口老龄化、少子化问题严峻的背景下,提升就业率、促进经济增长成为日本执政党的重要目标,恢复商业捕鲸将有望减少捕鲸从业者失业率。

 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多年来日本不顾国际社会反对的捕鲸行为,已然招致反对声浪。今年5月底,国际捕鲸委员会的文件显示,日本在南冰洋出动两艘捕鲸船,捕鲸者用绑有斧榴弹的鱼叉掷向海中的小须鲸,被击中的鲸当场死亡。此次行动共残忍捕杀333头小须鲸,其中包括122头怀孕母鲸及114头幼鲸,引发国际社会和动物保护团体的强烈谴责。

  在日本政府26日正式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后,《日本经济新闻》的多篇报道中都担忧称,日本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退出这一国际组织,将很可能遭致国际社会批判。

  二战后日本首次“退群”

  据日本时事通信社26日报道,菅义伟在当天的讲话中阐述了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的理由:“我们看不到那些不承认鲸鱼具有‘可持续利用’价值的国家做出让步”。

  对于鲸鱼的“可持续利用”,日本水产厅捕鲸室工作人员进一步阐述称,“经过我们科学的调查,一些(鲸鱼)品种的数量很多,如果在我们规划的范围内对其捕捉,并不会对这些品种造成影响。因此,在一定范围内捕鲸,我们认为这是一种‘可持续利用’的资源。”

  “今年9月,在(国际捕鲸委员会)会议上,我们也提出了通过科学捕鲸让鲸鱼成为持续可利用资源的提案,但是很多国家依然反对。”上述工作人员称,对此事表示“很遗憾”。

  日本外务省称,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是自1933年日本退出国际联盟以来首次从国际组织中“退群”。

  《朝日新闻》评论称,二战后日本一向强调国际合作,这次因自己的主张不被通过而从国际机构中退出,属于极为少见的破例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